错落

我在一家德国的公司从事软件开发,业绩很好,上司器重,身边有很多漂亮的单身女孩像小鸟一样蹁跹。被大家说是单身多金俊朗的最后一个完美男人。我淡淡地笑,想到曾经有个女孩那么认真地跟我说——“闵水宥、你、就是一个孤独、寂寞、冷的男人。”我的办公室在28层,我喜欢办公桌对面那扇完美的落地窗,每次透过落地窗向外眺望,开阔的视野总是让我眩晕,看着不算很蓝的天裹挟着一朵朵已经被城市气息渲染地稍带浮华气息的云,我每每有一种极想跳下去的冲动,我似乎闻到了夹杂着淡淡的城市烟尘的浑浊气息和泥土中夹杂的隐隐青草味。驻足在窗前,我总是能够完全沉寂在自己冥想的错落世界。我觉得自己在飞速地下降错落。。降落、清醒。落地、惶恐,死亡、淡然。我享受这种隐藏的恐惧和绝望的幻想……我觉得我会飞起来。
我喜欢西班牙节奏分明的曲调,总是听alejandra guzman 的歌,他颓废而倔强的声音中有对生命的反抗和蛰伏;我喜欢D&G的香水,淡淡的烟草味给我的感觉很古老、很安全。我排斥着新地方,新事物和新朋友,如同习惯了的烟草,旧的感觉给我温暖;我喜欢在午后穿着棉布的格子衬衫,坐在窗台前的藤椅上品着GrandosCoffee,他们近期推出的一系列卡布其诺咖啡倍受欢迎,味香质朴而纯净,我喜欢不放糖的咖啡,固执的以为只有这样才是本真的味道和原始的纯爱。我喜欢仰着头让丝丝的苦味在我的舌尖蔓延,仿佛感受到无数个蓓蕾痛苦而华丽地绽放;我喜欢在周末去西郊的酒吧听着慢摇舞曲,点上一杯Moet & Chandon ,半醒半醉间,我臆想到拿破仑,想到了遥远飘渺的法国,想到一切杂乱无章的东西让我头痛欲裂。在酒吧总是有形形色色的女孩邀请跳舞,我喜欢这种体验,似一种释放。我不享受这种感觉,似一种麻醉。在最后的幕曲我总是看到一个穿着棉布长裙的女孩缓缓地笑着向我走来,然后她说:“你来了。”她淡淡的笑,我却分明看到了她眼中的漠然和倔强。我缓缓地伸手,喃喃地说“我来了……”她轻轻地转身,看见的只是她渐行渐远的身影,最后脑海中留下的仅仅是她撒满茉莉花瓣的裙摆。我隐隐地觉得疼,感觉最终都变成幻觉了。
晰,为什么我们在爱的时候也会孤独。
走出地铁车站以后,我要经过大街中心的一个广场才能到写字楼,那里有大片的樱花树林,在我眼中,也许这是这个城市最温情的地方。走进公司所在的大厦,在等电梯的时候,我喜欢轻轻呼吸着残留在肩上的花朵清香,将衣服上细细的粉色花瓣我摘下来咀嚼。有一天,晰问我:“它们有味道吗?”我静静地看着这个在一起办公却并不是很熟络的同事。眩晕,一律的套装和精致的妆容,但是。真的冥想中出现的女孩。“也许和你的嘴唇一样。”我淡淡的说……我看到晰吃惊地睁大眼睛,然后,她笑了。
周末的时候,公司去酒吧聚会,晰走过来请我跳舞。她说:“还记得我的嘴唇吗?”她的侧脸在阴影中对我微笑,蔷薇般醺然的脸颊伏到我的肩上,她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只有四个字——“和我跳舞。”把晰拖出酒吧时已经是午夜。在狭小的公寓电梯里,她再次仰头问我是否记得她的嘴唇。。那一次,我粗暴地亲吻了她,她唇上的口红开始颓败,像黑暗中灼烧的花瓣……
我们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中下陷入沉睡,我脑海中记得的只是她脸上扭曲着的痛苦而凄艳的表情,她眼中的泪水滴到我的手上,让我觉得温暖而刺骨。“告诉我,你不会爱上我。”“水宥,你是自由的,我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我突然觉得苍凉,在羞耻和放纵之后,是内心无尽的苍凉。“晰,告诉我,为什么在我们爱的时候也会孤独。”
成人的游戏,我们需要规则
我每周去两次晰的公寓,在一次次无耻空洞的释放后,晰总是续续说一些无关痒痛的话,她说记得我在电梯门口嚼着花瓣的样子,她说我的身上散发着淡而流离的花香,她说我冷漠的眼神让她觉得不了解这个离她最近的男人,所以她爱上我。她说当一个女子觉得她把握不住一个男人的时候,女人会爱上这个男人,而她也一样。晰试着问我——如果有孩子了。她小心地看着我的眼睛。“你自己要小心,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可是,晰软弱的抚摸着自己的手指,如果有了呢。看着她侧脸疑问的温柔的表情,我相信这只是她和我玩的一个游戏,我很清楚我们的现状,在她的男友从英国回来之前,在爱情中,我们各取所需。而那天晰给我的答案是——“我们爱上的不是彼此的灵魂。”
“我有了孩子,我们结婚吧。”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晰平静而倔强的说出这句话。在电梯门口,所有等电梯的同事都在面前,并非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晰狡黠骄傲地仰着头直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闵、水、宥,你要对我负责。”她似乎在复仇,用她的幸福当筹码,以让我难堪为目的。她要大声的让所有的同事都知道,我对她负有责任,我必须对她负责。同事们在短暂的沉默后笑着开始调侃。我不动声色的站着,眼睛刺痛而眩晕。被迫的情绪让我觉得厌倦。女人在陷入痴情以后总会变得愚蠢,我开始觉得可笑,我是不是已经开始厌倦?我从没有想到过婚姻,这是可笑的。也许,在我心里,这段似有似无的感情只是一场有始无终的游戏。只是、成人的游戏我们需要规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